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jianren1230 的博客

我的格言:生命之树常青。

 
 
 

日志

 
 

白露秋江中的无尽惆怅  

2012-10-24 09:44:01|  分类: 音乐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露秋江中的无尽惆怅

——我听舒伯特的《未完成交响曲》

赵建人

 

白露秋江中的无尽惆怅 - zhaojianren1230 - zhaojianren1230 的博客 

奥地利作曲家弗朗茨·舒伯特(1797—1828)是19世纪浪漫派音乐的奠基人之一,他短短的一生穷困潦倒,31个年华却向世界奉献了9部交响曲,600多首艺术歌曲和大量的各种形式的器乐作品。一部世界音乐史,他以“歌曲之王”的誉称被载入其中。

白露秋江中的无尽惆怅 - zhaojianren1230 - zhaojianren1230 的博客 

“歌曲之王”写交响乐,最显著的特点当然是旋律优美动人,情感抒发真挚细腻。“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 舒伯特的《b小调第八(未完成)交响曲》写于1822年,可是等到这部杰作第一次公演,却已经是作曲家去世后37年的1865年11月了。乐曲虽然只有两个乐章,然而作曲家却是通过这一个个美得使人心醉、美得催人泪下的音符向我们抒发了他内心的孤独寂苦,诉说着他对幸福生活的殷殷切盼和美丽憧憬。

第一乐章:快板。这感情多么压抑痛苦!是内心世界的一场狂风暴雨吗?不,它的终结是悲剧,是人生路上的一次灭顶之灾。你听,缓慢阴冷的第一主题,大提琴奏出了一片凶险四伏广寞无边的夜的海。紧接着,小提琴的碎音伴奏仿佛是风雨侵袭。它的上面,第二主题,木管乐器在哭泣在叹息,一个黑色的幽灵徘徊游弋。幸好,还有一艘航船在行进。驾驶室里,还有船长的一双目光沉稳镇定。这无疑是弦乐器奏出的副部主题。可是,铜管乐的声声暴怒怎能阻挡?展开部、再现部,它的滥施淫威一次次在摧残善良。不可抗拒的海啸终于来临,人性的航船被倾覆了。一幕惨剧过后,乐曲的尾声是这片死亡之海上急逝的漩涡。它们一个个在无力地呻吟着:黑暗和灾难是无法抗拒的。欣赏《未完成交响曲》的这个乐章,我常常会想起19世纪英国海洋风景画家威廉·透纳的水彩画名作:《贩奴船》。波涛汹涌的大海上,晨曦被阳光照射得刺眼,在近景上,却散见着一些飘浮物。一艘船已经向远方驶去,澎湃的海涛把一具带着脚镣的奴隶的尸体翻了起来,尸体的一只脚浮在海面上。以它为引线,我们似乎看见了更多的脚镣和被遗弃的奴隶的尸体。哦,这是一幅多么触目惊心的图景啊!

可是,这部交响曲的第二乐章慢板,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它表达了作曲家内心世界的另一个侧面:一种心灵的安详和恬静。虽然不时还有淡淡的一丝忧愁掠过心头,但这毕竟是暴风雨过后的彩虹,是痛定思痛之后的超脱和达观了。它的两个主题旋律都是很明朗很抒情,在低音提琴轻柔拨奏的背景上,出现的是3/8拍子的旋律,它像微微起伏的碧波,它像田园牧歌一样清新宜人。听着这富于歌唱性的乐句,我往往会想起我国北宋时的文学家苏轼,想起他的脍炙人口的名篇《赤壁赋》。在这管弦鸣和之中,似乎真的有“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有“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甚至有一次,我还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在一派“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的萧然诗境中,这位风流倜傥的文豪划然长啸的身影……听完音乐仔细想想,自己也禁不住哑然失笑:900多年前因“乌台诗案”被贬官黄州的东坡居士是一回事,19世纪奥地利穷音乐家舒伯特又是另一回事,我凭什么要把这二者硬扯在一块凑热闹呢?不过我记得作家孙犁先生曾经说过,他读《赤壁赋》,内心会有一种纯净愉快的感觉。依我看,用他的这句话来概括形容这第二乐章的主旨,是再贴切不过的了。

 

                                                                                                              刊于《深圳商报》1995年2月6日

 

作者后记:舒伯特的《b小调第八(未完成)交响曲》,我最喜欢的CD版本是辛诺波利指挥爱乐乐团的演绎。这是一张“三星带花名片”,更是全球各家权威CD评选的首选之碟。 这位意大利指挥家学问大得很,主修音樂的同時,還取得了精神醫學及人類學的博士學位,之後又在音樂學院教授現代音樂及電子音樂。有人称其指挥风格如“外科手术刀一般精准”。他曾经为DG公司还录制过另一版《未完成交响曲》,虽然为4D录音,音效更出色,但速度还是太快了些,其演绎远远不如这个版本,轻盈潇洒,且有隐隐淡淡的忧郁感人至深。惜乎老天忌英才,2001年,他在德国柏林指挥歌剧《阿依达》时猝死,倒在了自己心爱的指挥台上。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