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jianren1230 的博客

我的格言:生命之树常青。

 
 
 

日志

 
 

冬 天 的 况 味  

2012-09-26 14:22:2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 天 的 况 味

 

赵建人

冬 天 的 况 味 - zhaojianren1230 - zhaojianren1230 的博客

 

冬天来了。冬天几乎一定就意味着寒冷,意味着萧瑟,意味着寂寥,意味着呼啸的北风和漫天的冰雪。今年的秋天匆匆而过,简直是太短暂了。我们上海,最近十几年来几乎都是暖冬,今年却11月13日就入冬了,感到稍微有点儿早!某一天早上还稀稀疏疏的飘起了雪花。赶紧穿上了棉衣,走在上班的路上,的确感到有点冷。但是,这个时候上海街头行道树的色彩却是最斑斓丰富的。法国梧桐的枝条舒展优美,树叶像一只只宽大的手掌,总是给人带来一种淡淡的异国风情。在北风的催促下,它的叶片正在渐渐由绿转黄,而且这黄绿间杂的色调已经变得很深沉了。它将在冬天的凛冽中抖落掉自己一身的妆束,走向崭新的轮回。银杏的果实已经吃在人们的嘴里了,晶莹剔透的澄黄,软糯而有着一股特殊的香味。它的叶子这个时候已经亮得透明,金灿灿的在枝头闪烁,要是有浅红色的夕阳照耀在上面,那就更好看了。这当然是最后的辉煌,不久,这些金黄色的蝴蝶,就要和纷纷扬扬的雪花一起飘落,回归宽厚的大地母亲。有时候,在公园的寂静角落,一路铺满金黄的落叶,一条小道蜿蜒而去,这是一幅多么充满诗意图画呀!而我们的清洁工人却心急了点,一清早就把落叶扫得一干二净,这就有点煞风景了。都二十一世纪了,干什么都得懂点美学。

       冬天里,石库门弄堂里的孩子玩起来都很疯的:打弹子,滚铁环,溜滑冰车,造房子,打“贱骨头”(一种自制的陀螺),刮“豆腐片子”,斗鸡,飞“香烟牌子”,“四国大战”,看小人书……“花头精”多得数不清,绝大多数的玩具都是因陋就简自己制作的。女孩子们就玩踢毽子、跳绳、跳橡皮筋。我最喜欢把洗衣板、“排门板”拼起来,架在两条长凳上充当“乒乓桌”,与同伴们打乒乓球。我们往往可以从吃完中饭一直杀到天黑,眼睛看不见球了才肯收摊。乒乓球渐渐的成为“国球”,有世界一流的水准而且长盛不衰,原因之一就是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各方面条件简陋,上海有不少乒乓球国手,他们的打球生涯就是从童年时代的“排门板”球台上“摆大王”开始的。于是,我的这个兴趣爱好一直保持了几十年,生命在于运动,要保持身体健康,坚持体育锻炼,真是好处多多。冬天里最暇意的事情就是“孵汤婆子”,躺在温暖的被窝里看书。上海冬天的冷有时候是潮湿的“阴冷”,是会一直冷到骨头里去的。天老是阴沉沉的,要下雪,人抖抖索索的,还是躲到被窝里去吧。我家里有一只黄铜做的“汤婆子”,很大,可以存很多热水。看书看得时间长了冷掉了,还可以拎到煤气灶上再烧烧热,继续“孵”。用这种办法我涉猎了很多中外文学名著,味道真好。有一年寒假,我搞到了俄罗斯大文豪肖洛霍夫的巨著《静静的顿河》,四卷书叠在桌上差不多有半尺高。小说中广阔的历史生活背景,纷繁众多、刻画得栩栩如生的人物,残酷、激烈而又错综复杂的民族矛盾和阶级斗争,人性中善与恶的搏杀,主人公葛利高里跌宕起伏的命运情感,作者细腻逼真的心理描写……这一切吸引着我实在欲罢不能,我被肖洛霍夫这支大气磅礴的如椽巨笔深深地感动了。等到学校开学,书快读完了,我的近视眼镜也成了“啤酒瓶底”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