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jianren1230 的博客

我的格言:生命之树常青。

 
 
 

日志

 
 

俄罗斯民族的心声  

2011-12-07 15:32:59|  分类: 音乐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俄罗斯民族的心声

——听柴可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赵建人

俄罗斯民族的心声 - zhaojianren1230 - zhaojianren1230 的博客 

秋天似乎在一步一步向我们走来,夏夜的闪烁的星空中,吹来阵阵轻风,终于有心思静下来听听音乐了。于是就又一次跟随着柴可夫斯基那迷人的旋律,来到广袤无垠的俄罗斯大地上,漫步倘佯。

夏季是不喜欢忧郁的,它是一种蓬勃生机,是一种生命的激奋,是大自然一年一度的炽烈沸腾。在这样的时刻,是不宜于聆听他的最后三部交响曲。一句话:夏日的诗意是和一切忧伤悲愁格格不入的。

于是,我选择了柴可夫斯基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作品第35号)来陪伴这一片艳丽娇阳下的白桦树林。

看看CD架子上,我收集的这首不朽名曲的演奏版本已经有三个了,再加上同一录音的两个不同的制作版本其音响效果也迥然有异,因此,我在欣赏这首小提琴协奏曲的时候就可以有四种选择,出于不同的心境、目的,就听不同的演奏版本,所获得的音乐感受也大不一样。真可谓:聆琴皆因拳拳心,高山流水各不同。

这是一支命运多舛的名曲。

在音乐创作上,也许写一部小提琴协奏曲要比写一部其他乐器的协奏曲困难会大一些吧。许多大师级的作曲家往往一生都只写了一部小提琴协奏曲。贝多芬是如此,勃拉姆斯也是如此,门德尔松虽然早年对此另有尝试,但真正成功的也还只有一部。就连旷世音乐天才莫扎特一生所写的小提琴协奏曲也只有6部,而他创作的钢琴协奏曲竟然有27部之多!

柴可夫斯基也不例外,他的唯一的这部小提琴协奏曲在写作完成之后更是经历了一番风风雨雨。如今仿佛在这首曲子的任何一款CD的乐曲说明中,几乎都记载着这样一段故事,有关当时的小提琴权威奥尔,有关柴氏的支持者、小提琴家布罗茨基。当时有位苛刻的评论家甚至把柴氏此作说成是“有臭味的音乐”、“小提琴被打得遍体鳞伤”。然而这场争论的出现本身恰恰证明了这样一个事实:这部作品的诞生意味着人们对小提琴的演奏艺术和音乐表现能力的一种前所未有的开拓。不仅如此,柴氏还第一次在这种体裁的乐曲中引入了一些俄罗斯民间音乐的语汇,使音乐洋溢着一种浓郁的俄罗斯民族情韵。

1877年,柴可夫斯基的人生之路走到了一个紧要关头,他极力试图通过结婚来摆脱自己心理和生理上的不正常状态。可是他失败了,他的婚姻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悲剧。他只好在梅克夫人的资助下去西欧疗养。

到了1878年的3月,柴可夫斯基正和他弟弟一起住在瑞士日内瓦湖边的一个风景秀丽的小镇克拉伦斯。经过半年多的疗养,作曲家的精神和身体都已经恢复,他已经从自己婚姻悲剧的巨大阴影中走了出来。当时柴可夫斯基正在写作一部钢琴奏鸣曲。

可是,就在这风和日丽的春天里,作曲家从前的学生、小提琴家柯特克来到了克拉伦斯,他极力劝说柴可夫斯基写一部小提琴协奏曲。这样,作曲家的创作灵感一下子被点燃了,他暂时放下了手头钢琴奏鸣曲的写作,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便完成了这部小提琴协奏曲。可以想象,在这些日子里,这些无比美妙的乐思仿佛是滚滚的伏尔加河的流水一般,源源不断地从这位伟大的作曲家的笔下涌出来,组成这一曲明朗、抒情而又华丽的乐章。

我想,对于这首乐曲,我们已经无需再作过多的分析讲解了,我们只要读一读作曲家当时写给梅克夫人的信中的一些片断,就足以引起我们的丰富联想了:

“春天来了,它显示出自己的全部瑰丽。阳光明媚而温暖。树木吐出了新芽,山花遍野,最后还有那月夜。我的朋友,我无法向您表达,这一切多么令我陶醉。我非常好,非常安宁,对工作顺利感到自满,健康状况极佳,对未来的担忧和惶恐如此之少,我可以大胆地把我这种状态叫做幸福。”“小提琴协奏曲第一乐章已经完成。第二乐章明天即将开始。自从那天良好的心情来临以后,它就一直没有离开过我,处在这样一个精神生活的时期,写作简直就失去了劳动的性质,而完完全全成了享受,一写起来就觉察不到时光的流逝。”

我心目中的最佳版本——“CBS”报纸版:

俄罗斯民族的心声 - zhaojianren1230 - zhaojianren1230 的博客 

我买到的第一张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的CD唱片是CBS公司的MYX—36724,它是该公司的Great Performances系列中的第11张。这一系列是该公司选取了库存的一些众口交誉的历史性优秀录音,经过重新混录后制作成CD发行。这个系列的唱片在装帧设计上很有特点,CD封面一律采用黑色印刷体的英文来显示曲名、演奏家、乐队等,有一种庄重肃穆的风格,因此常常被发烧友称为“报纸版”。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在这“报纸版”系列中有不少是演奏、录音都达到超一流水平的“天碟”,这一点,你翻开《CD圣经》看看就知道了。

在此之前,笔者曾买过一张该系列的“伯恩斯坦/天鹅湖·胡桃夹子选曲”,虽然是模拟录音,但是音响效果却比3D的似乎更细腻逼真润滑,纽约爱乐乐团的演奏有一种超然清纯,不食人间烟火的美感。这显然是出于重新混录过程中录音师的不凡功力。

现在我手头的这张“报纸版CD”除了这首柴氏小提琴协奏曲之外,还有一首是门德尔松《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小提琴独奏是艾萨克、斯特恩(Isaac stern),协奏是美国大名鼎鼎的一流乐队——费城交响乐团,指挥尤金·奥曼迪。自从海菲茨逝世以后,梅纽因也早已从事国际音乐的组织和外交活动了,那么,目前在老一辈小提琴大师中,就只有斯特恩仍然活跃在音乐舞台上了。

在这首曲子里,我们不仅可以欣赏到以华丽著称的“费城音响”的魅力,而且斯特恩的那把小提琴仿佛散发出一种如丝绸一般光滑柔顺闪闪烁烁的毫光,当琴弓触动了架在琴马上的那两根较粗的琴弦时,你可以十分清晰地感受到那种琴弦与琴身之间产生谐振的共鸣效果,如果你静下心来仔细听,似乎还能感觉得到从琴弦颤动到琴腔共鸣之间总隐隐约约有一个稍纵即逝的时间差。

每次听这张CD,我总是怀疑自己的这种感觉至多不过是一种自我心理暗示所产生的结果罢了,怀疑自己总是无端的把一件原来十分简单的事情弄得有几分神秘、有几分玄乎从而使它变得不可思议。可是回过头来再听听唱片,这张CD里的小提琴就是特别的逼真,透明度特别的高,以至于诱发了我的某种听觉——心理上的幻觉效应。

从演奏的角度讲,斯特恩的小提琴技术当然不是超一流大师中的顶尖人物,这一点他显然稍稍逊色于海菲茨,但他的优点在于善于深刻理解体会原曲意境,他从来不会摆大师架子任意改变乐曲风格以示自己标新立异。

在他阐释的这首“柴小”中,无论是第一乐章中的生机勃勃,感情跌宕起伏,还是慢板乐章中的诗意盎然,终曲乐章中的“琴弦上的狂欢庆祝”,他都表现得很贴近柴氏的心灵,有一种很浓的俄罗斯风味。所以,尽管后来我又买到了这首乐曲的“沙汉姆4D演奏”版本和“海菲茨/莱纳”的发烧片,但我心目中的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最佳演奏及录音版本依然是这张“CBS报纸版”。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此碟录音于1959年,斯特恩、奥曼迪其时正当壮年,体力、精力及艺术造诣正值黄金时期,当时的费城乐团亦呈巅峰状态。时至今日,则不仅大师撒手西去,廉颇亦已老矣!

迥然有异的两张“海菲茨”

有一次,我很偶然的在一本《十月》杂志上读到肖复兴先生的散文《最后的海菲茨》。作者以他那优美感人的笔触把海菲茨的琴声变成一种梦幻,变成一种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诱惑。于是,我口袋里的这一百来元人民币就注定要交给唱片商店作为他们营业额的一部分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报上登了这位小提琴大师逝世的消息。我的梦没圆,却又读到了赵鑫珊等的悼念文章。

俄罗斯民族的心声 - zhaojianren1230 - zhaojianren1230 的博客 

谁知道几周以后,我花去了几篇短文所得的稿费,买到的却是彻底的失望:这张RCA公司出品的Red Seal系列唱片编号5933—2—RC的录音效果简直比有些磁带还差,无论是独奏小提琴还是乐队协奏,声音总是如雾里看花一般朦朦胧胧,让人老是看不真切。多听几遍于是就感到海菲茨的不凡之处来了:到底是有史以来唯一能在小提琴领域里傲然独步的大师,他的弓法、句法、揉弦以及音准音色都是绝对第一,可惜的是其中的魁力都让蹩脚的音响效果给掩盖了,我就不信这就是著名的天碟录音师Lewis Layton精心炮制的杰作!

在阐释乐曲方面,海菲茨速度太快,急冲冲的不会抒情,许多地方竟毫无诗意可言。Fritz Reiner的芝加哥交响乐团也时时犯“英雄主义”,有几次小号就忍耐不住冲出来和独奏乐器“对话”。这个演奏录音虽然动态范围不小,听听很过瘾很够刺激,但是活生生把柴可夫斯基演绎成了贝多芬,要“扼住命运的咽喉”了。

后来由于我要听勃拉姆斯小提琴协奏曲,朋友介绍我买了一张Living Stereo的发烧片09026—61495—2,这两张唱片中的柴氏小提琴协奏曲,不仅演奏者、乐队、指挥、录音师完全一样,就连录音日期也都是1957年4月19日。而且在这两张CD的说明文字里,都有诸如“为了保证音质的原汁原味,本碟制作采用当年录音母带,翻录过程中从未使用过任何有损原录音音质的降噪手段”云云。

可是打开音响放入CD唱片一听,Living Stereo发烧片的魅力顿时显现:海菲茨就象是站在你的面前演奏他那把1742年的“呱纳里”琴,这把萨拉萨蒂生前使用过的无价之宝,音色十分独特,你也许从来都没有听过,这种琴韵的美妙无比简直是语言无法形容的。乐队的演奏也一下子仿佛是揭去了朦胧的面纱,变得“睛川历历汉阳树”了。

俄罗斯民族的心声 - zhaojianren1230 - zhaojianren1230 的博客

就这样,我的那张“RCA海菲茨”从此就被打入了冷宫,且永无翻身之日。这样的情况确实耐人寻味,我玩碟多年还是第一次碰到,我想这大概是CD母片制作的问题吧。RCA的那张是1987年美国制作的,而Living Stereo那张发烧片是1993年美国制片的。现在我将这个疑问提出来,请教诸位比我高明的发烧友。至于我买的CD,我这两张碟肯定都不是水货,这点,有行家验证过了的。

德国“宝丽金”旗下的DGG公司新推出了一批用“4D”新技术录制的唱片。一些音响杂志已经把它们“炒”得热度很高了,笔者为了尝新,也买了四张。其中感觉较好的是安妮·苏菲·穆特尔演奏的小提琴曲“卡门随想曲”(片号437544—2GH)。上海有不少音响器材店已经用此碟作常用试音碟了。

至于另一张“西贝柳斯/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片号437540—2GH)听来却音效平平,与该公司出的3D片比也好不了多少。我收藏的其余两张4D片情形也差不多。同样是高清晰度技术录制的唱片,似乎还是SONY/CBS的SBM技术做的碟透明度要高一些。

俄罗斯民族的心声 - zhaojianren1230 - zhaojianren1230 的博客  

不过,演奏这首柴氏《小提琴协奏曲》的Gil Shaham和Giuseppe Sinopoli棒下的爱乐乐团的表现确实棒极了!感情层次鲜明丰富,整首乐曲天然浑成。我想若是柴氏本人听了,兴许也会点头称是的吧。

 

                                                         刊于《音响世界》杂志1994年第9期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