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jianren1230 的博客

我的格言:生命之树常青。

 
 
 

日志

 
 

你好,普希金  

2007-11-07 08:38:00|  分类: 抒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好,普希金

 

作者:赵建人 

   

你好,普希金 - zhaojianren1230 - zhaojianren1230 的博客 

    周日闲暇,我喜欢到上海汾阳路上的这个街心花园小憩。这里竖立着伟大的俄国诗人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l799一1837)的纪念碑。深秋的风,一阵一阵,给申城处处都带来了隐隐的萧瑟。碧树掩映的小小街心花园,片片绿叶已渐渐泛出一种深沉而又成熟的金黄色。高高耸立的白色花岗岩碑座顶端,安放着普希金的半身青铜像。一袭挺括合身的西服,打着漂亮的领结,诗人的头微微昂起,卷曲的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显示出他的优雅、高贵和矜持。诗人把脸朝向我们,却又稍稍转过去侧向左边,他面容严肃、平静,忧郁的目光悄然注视着这片他生前从未踏上过的神州大地。

    记得小时候,我常来这里玩。春天,看细细草叶一点一点从春雨湿润的土里拱出来;夏日炎炎,我们爬上高高的白杨树捉知了;秋夜月朗,这里的蟋蟀声几乎惊破了我们甜甜的酣梦;冬天来了,我们用扫帚把皑皑白雪聚拢在一起,堆雪人、打雪仗,玩得真痛快!累了,就在这儿的石凳子上歇会儿喘口气,歪着头疑惑不解地朝着这座不知姓名的外国人雕像望望。终于有一天,我们看见了一位风度儒雅的老者来这里给雕像献花并且摄影留念。是他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小朋友们,这就是伟大的俄罗斯诗人普希金。现在,你们要好好读书,长大了就能读懂他写的诗了。是啊,普希金的诗,很美很美啊!”现在想想,这位受人尊敬的老学者,很可能就是中文版普希金诗集的译者戈宝权先生或者查良铮先生吧。

    可是,等到我们能够读懂普希金的诗篇的时候,这个街心花园的中央已经没有普希金的雕像了,上海以及全国各地的新华书店里也都没有了普希金的诗集。在那文化艺术一贫如洗的苍白年代里,我是在一本字迹潦草的旧日记本上第一次读到他的这些优美感人的诗句的。说来也许有人会感到不太相信:当年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一读到诸如此类的爱情诗,心里真的会有一种偷尝禁果的惊喜,一种隐隐的犯罪感莫可名状的突然袭来,扰得你好长时间一直坐立不安静不下心来。可惜的是,我那时一笔一划工工整整认真抄录下来的一本普希金诗集,最终还是在辗转借阅中遗失了。现在我还看到:在这座纪念碑的背面,几行镌刻在花岗岩碑座上的小字,似乎记载着一段不应忘记的历史:

 

                “1937年2月初建,1947年2月再建,1987年8月重建

                 主建单位:上海城市雕塑委员会  上海市园林管理局”

 

    如今在我的小小的书架上,已经竖立着由戈宝权、刘湛秋、查良铮先生翻译的三种译本的普希金的诗集。在我的心目中,似乎觉得戈宝权和刘湛秋翻译的普希金,其情味和意境更为醇厚一些。每当夜深人静,我捧读这一首首热情真挚的诗篇,一颗心就会飞向遥远辽阔的俄罗斯。我仿佛真的看见了冰雪封冻的涅瓦河,看见了茫茫雪原上奔驰的三套车,看见了粗犷豪爽的俄罗斯健壮汉子,看见了许许多多在沙皇的专制暴政下日益觉醒的苦难灵魂……

    是的,读一读普希金的诗篇,也许是可以窥见一个伟大民族深沉真挚的心灵的。

                                                                 刊于《京郊日报》1995年9月29日

你好,普希金 - zhaojianren1230 - zhaojianren1230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